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托起天山不落的太阳——国网新疆电力公司发展成就纪实


更新时间:2015-10-25 17:27:03

大西北的第一盏电灯是在新疆点亮的。

  新疆的第一盏电灯是在伊犁点亮的。

  灯光从这里照亮

  1909年,新疆伊犁的维吾尔族商人木沙巴也夫从德国购进了一套75千瓦蒸汽发电机组,为自己的皮革厂供电。这台发电机组,成了西北电力工业的肇始。

  1949年,新疆有电厂7座,总装机998千瓦,年发电量97万千瓦时,尚不及今日新疆一天的社会用电量。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新疆电力工业有了较快发展。1988年,伊犁托海水电厂以5万千瓦的总装机容量成为新疆最大的水力发电厂。1989年,新疆首家风力发电厂落户达坂城,总装机容量2105千瓦,是当时全国发电装机容量最大的风电厂。

  火电、水电、风电……天山南北,在各种电源建设蓬勃兴起的同时,电网建设也同步跟进。1990年,新疆建成面积约10万平方千米的主电网、7个110千伏地州独立电网和7个35千伏地州独立电网。

  由于电网等级不同,管理体制不畅,电网发展不平衡,难以发挥统一优势。伊犁州特克斯县乔拉克铁热克乡村民杨学仁就是那个时期的见证者之一。上世纪80年代末,他投资建起了一家编织袋加工厂,当时供电能力有限,于是他购进了一台20千瓦柴油发电机,但这又增加了成本,最终不得不卖掉设备。杨学仁把当时的电力供应形象地比喻成“脱裤子电”,意思是白天用电时无电可供,晚上睡觉时负荷下来了,电也来了。

  不仅要让群众有电用,还要让群众用上高质量的电。1991年至2000年,220千伏玛纳斯—克拉玛依、克拉玛依—铁厂沟输变电工程,110千伏奎屯—精河输变电工程和220千伏鄯善—哈密输变电工程相继建成投运,新疆主电网走出乌鲁木齐,向四周延展。

  在新疆电网发展的历史上,有一个年份绝对不容忽视,那就是1998年。这年秋天,农村电网“两改一同价”在全疆正式拉开帷幕。经过4年大规模的农网改造,75座110千伏变电站、422座35千伏变电站,2574千米110千伏输电线路、8715千米35千伏输电线路、51808千米10千伏配电线路和60974千米低压线路遍布天山南北。农村电网网架结构薄弱、供电可靠性差的局面得到彻底改变,全疆45个无电乡149个无电村3.2万户农牧民结束了无电历史。据统计,“两改一同价”为新疆社会和各族群众减轻负担15个亿。

  杨学仁终于圆了自己的创业梦。2002年,他贷款开办了一家农机制造厂,在他提出用电申请的第二天,供电所技术人员就把动力电接进了厂房。现在,他的农机制造厂年产值超过100万元,生产的多用途粉碎机不仅畅销伊犁,还打进周边国家的市场。杨学仁深有感触地说:“是供电企业帮我圆了创业梦。”

  从全疆亮起的第一盏电灯到实施大规模农村电网改造,广大电力建设者们用忠诚和奉献,在166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书写了一个又一个辉煌。

  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以后,新疆电网发展进入了历史最快时期,电网建设规模已超过了过去几十年建设之和。2010年,新疆电网最高电压等级实现220千伏到750千伏的跨越,2014年实现750千伏到±800千伏的跨越,5年内连续实现两次跨越。

  截至2014年年底,新疆拥有110千伏及以上变电站721座,是2009年的2.06倍;变电容量7124万千伏安,是2009年的2.91倍;线路长度49781千米,是2009年的2.03倍。全网最大负荷达到2304万千瓦,是2009年的3.85倍,5年年均增速31%。

  无电从这里结束

  虽然农网改造极大地改善了全疆农村用电状况,但仍有一些分布在偏远山区、绿洲边缘及大漠深处的农牧民无电可用。

  “爸爸,我也想和城里的孩子一样,在电灯下读书。”自从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焉耆县霍拉山村的维吾尔族学生买买提•牙生在县城亲戚家见到电灯后,想用电的渴望就一刻也没有停止。

  2006年6月17日,国家电网公司与自治区政府共同签署“户户通电”工程会谈纪要,双方决定通过大电网延伸的方式,重点解决分布在全疆63个县235个乡658个村的2.1万户农牧民的通电问题。

  “户户通电”工程点散面广、供电距离远,不仅施工难度大,而且投资规模大、运维成本高、负荷低、电量小。在有些地方,供电企业200年都无法收回成本,可国网新疆电力公司郑重承诺,提前两年完成“户户通电”任务。

  2007年9月27日,新疆“户户通电”工程全线告捷,2.6万户农牧民告别了黑暗。买买提•牙生在电灯下写作业的梦想实现了。

  “十一五”期间,国网新疆电力投资70.63亿元,解决了47.67万无电人口的用电问题。但是,基于历史原因和少数民族风俗习惯,许多游牧民长期生活在大山深处,远离电网负荷中心,形成历史无电户;还有一些原来使用小水电、小风电、光伏供电的客户由于设备年久失修,重新变为无电户;自治区实施“富民安居”和“定居兴牧”工程,也产生了大量搬迁无电户。自2010年开始,自治区发改委与国网新疆电力共同对全疆3000多个村庄逐户核实,在12个地州的81个县市中,还有115.2万无电人口。

  为此,国家提出通过电网延伸工程和新能源两种方式,在2015年年底彻底解决全疆115.2万无电人口的用电问题。按照国家能源局批复的《新疆“十二五”无电地区电力建设规划》,国网新疆电力作为主力军,要通过电网延伸方式,解决全疆98.4万无电人口的用电问题。这在新疆电力工业发展史上,无疑又是一次革命。

  国家电网公司高度重视新疆无电地区电力建设工作,于2013年6月7日同自治区签署了无电地区电力建设工程协议,提出到2015年年底实现全疆无电地区人口全部用上电的目标。2013年8月12日,国网新疆电力召开了无电地区电力建设工程攻坚誓师大会,主动提出将工程竣工时间提前至2014年年底,为国庆65周年献礼。

  于是,从南疆塔克拉玛干沙漠到西端帕米尔高原,从北疆阿勒泰山脉到东部巴里坤草原,一支支电力施工队伍,相继扎进最偏僻、最边远的农村牧区,展开了一场延伸光明的大决战。

  2014年9月25日,新疆无电地区电力建设工程全面竣工。4年时间里,国网新疆电力投资44.92亿元,实施无电工程项目318个,新建变电站65座、线路20611千米,安装配电变压器6826台,比国家计划提前15个月解决了12个地州81个县21个完全无电乡281个完全无电行政村25.36万户98.41万无电人口和7个边境口岸、多个边防连队的用电问题,实现了电网延伸覆盖范围内户户通电。

  国网新疆电力的付出得到了自治区政府和社会的认可。“新疆无电工程施工难度高,工程投资大,单位建设成本高达每千瓦时6元,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1.5倍。但国网新疆电力不讲效益讲责任,提前一年完成了施工任务,体现了责任央企的大局意识。”负责全疆无电地区电力建设工程审批工作的自治区发改委能源处处长邹灵给予高度评价。

  外送从这里开始

  2009年,新疆电网还是一个孤立电网,最高电压等级仅为220千伏,全网共有220千伏变电站40座,除乌鲁木齐外,其他每个地州平均不到3座,总容量935.6万千伏安;220千伏输电线路90条,总长度约6804.8千米。

  2010年,750千伏新疆与西北主网联网第一通道建成投运,丰富的电力资源第一次通过联网工程源源不断地送入内地。这不仅结束了新疆电网孤网运行历史,还有力改善了中国能源战略格局,实现了“煤从空中走、电送全中国”的伟大跨越。

  2013年6月,新疆与西北主网联网第二通道建成投运,“疆电外送”能力提升到了200万千瓦。

  2014年1月27日,新疆首条“疆电外送”±800千伏哈密南—郑州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正式投运,强大的电流从新疆的东大门哈密出发,通过2192千米的输电线路,先后跨越新疆、甘肃、宁夏、陕西、山西、河南6个省区,点亮了中原大地。这不仅意味着新疆能源又多了一条走出去的大通道,也标志着新疆电网进入了交直流混联“一直两交”的新时期,“疆电外送”的通道及方式实现多元化。

  截至2015年7月底,新疆累计外送电超过400亿千瓦时,相当于外送标煤约1200万吨,充分发挥了新疆综合能源基地作用,保障了国家能源安全,促进了新疆经济社会发展。

  “疆电外送”让新疆清洁能源的发展进入爆发期。截至2014年年底,新疆电网风电与光伏装机容量达到1129万千瓦,同比增长39%,预计2020年新疆电网内风电装机容量将突破3000万千瓦,光伏发电装机容量将突破1500万千瓦。

  为落实“一带一路”战略构想,推动“疆电外送”战略实施,目前,国家电网公司已组织开展了新疆—巴基斯坦±660千伏直流工程送、受端换流站调研工作,正在开展预可研编制工作,规划“十三五”期间建成投运。

  根据规划,“十三五”期间,新疆还将建设准东—华东、准东—四川及哈密北—重庆3条特高压直流外送通道,累计新增外送能力3200万千瓦。这些工程建成后,将成为连接西部边疆与中原地区的“电力丝绸之路”,新疆丰富的煤炭和风、光等清洁资源将就地转化为电力输送到内地,实现“以电代煤、以电代油、电从远方来,来的是清洁电”能源消费新模式。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从木沙巴也夫皮革厂那盏昏暗的电灯到特高压电网的大规模建设,新疆电力工业历经百年沧桑,一轮不落的太阳正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喷薄升起。

  信息来源:《国家电网报》